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没有英语课的课程表 我们开始填补空白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时间: 2021-06-25 | 责编: 徐虹

故事要从这张课表说起。它来自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从江县西山镇捞里小学。坐落在当浓、高脚、北邵三座大山之间的捞里小学建立于2020年9月,自县城出发要走两个小时的盘山公路才能到达,占地仅5.88亩的捞里小学解决了附近捞里、务林、秋卡三个村寨孩子们的上学问题。

在这张五年级的课表上我们看到,罗永成、何忠菊两位老师要负责语文、数学、科学、体育、劳动、音乐、美术等全部课程。更令人意外的是,不仅这张课表上没有英语课,甚至整个捞里小学也找不出一位能上英语课的老师,这里的一到六年级的孩子,都没有英语课。校长告诉我们,捞里小学现在共有8个班级,小学每个年级1个班,幼儿园2个班,共276名学生,但老师只有8人,只能满足孩子们数学语文方面的教学需求。“城市里的孩子们很早就接触到了英语,但我们这的孩子几乎都没有上过一堂英语课,太遗憾了。”

其实,早在今年4月,“一起云支教”大学生服务乡村教育公益行动(下称一起云支教),第一次来到捞里小学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再次来到捞里小学,一起云支教希望通过一次专业的评测、一堂与孩子们亲密接触的英语课,全方位的了解孩子们的学情、学习能力,为后面“云课堂”的课程设计提供有益支持,借助北上广深等地区的优质教学资源,有望邀请当地的老师与从江老师结成教学上的帮扶小组,通过分析评测结果共同研究、在线进行完整的教材解读,优化课件,参与日常的备课准备,切实帮助当地孩子的学习进步。

有关“一起云支教”的评测过程和结果反馈,后续将有专项的报道内容。

五年级孩子的第一堂英语课

趁着课间休息,一起云支教项目负责人,有多年英语教学经验的杨婷来到五年级的教室里,打算先过来“热热场”。看到杨老师,教室里原本打闹的学生们突然安静了下来,几个刚跑到教室门口的小男生也在一个“急刹车”之后,小声的说了句老师好。屋里屋外所有的孩子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不太一样的老师。上课铃响,孩子们也都一声不发的回到座位上,但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眼前的这个陌生人。

看到孩子们有些拘谨的状态,杨婷老师立刻开始调节气氛,“嗨,同学们,今天这节英语课杨婷老师来陪大家玩游戏。”

听到游戏两个字这些孩子们眼睛里透露出了惊喜和期待。考虑到这些孩子们英语0基础,容易产生畏难情绪,也为了和孩子们迅速打成一片,杨老师会在每个孩子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说一声“这节课要加油哦!”然后再与他们依次击掌。没一会儿,课堂的气氛就被点燃了。

趁热打铁,杨婷告诉孩子们,一会儿还有几位老师会来听课,但是他们已经迟到1分钟了,等他们来了,我们要不要……还没等杨老师说完,有个孩子立刻就说,“惩罚”!那老师教你们一个惩罚的办法好不好?这时班级后边的几个男生疯狂点头,前排的几个女孩子也捂着嘴笑。其他几位老师蹑手蹑脚的刚从后门进来,孩子们突然转头就冲着老师们说,“One Two Three Boom!”

这堂英语课的主题是“Our School”,通过知名高校的图片展示,带着孩子们学习和学校相关的单词。课程各个环节都很顺利,孩子们注意力非常集中,每一个练习和游戏都能全员参与,课堂气氛也非常活跃。但因为孩子们是第一次接触英语,还没有形成英语习惯,所以记忆单词的速度很慢很慢,往往需要多次重复才能记住单词的意思和发音。

在下课之前,杨婷老师问在座的同学,以后希望上哪所大学?为什么?一位女同学怯怯的说,想上清华大学,因为刚才看到里边的图书馆很大,还有电脑,可以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话音未落,另外一个同学说,我想去农业大学,老师教我们餐厅这个单词的时候,我觉得那里的食堂很好吃。一位黄衣服的小男孩举起手说,老师,我想去北京读大学,我看过一本书叫做《城南旧事》,我觉得北京很完美。

在这堂课的最后,杨婷老师将自己准备好的高校明信片发给每一位孩子,孩子们爱不释手,三五成群的交换着看手里的明信片。最后杨婷老师说,同学们,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考上大学走出寨子,我会在北京等着你们,下面让我们拿着明信片合个影,作为我们约定的见证。

杨婷老师告诉我,这堂课的目的有三个,一是调研孩子们的英语水平和对英语的接受能力,在结合评测结果,让“一起云课堂”的课程难度更适合当地的孩子;第二通过趣味性的课堂设计让孩子们对英语和云课堂充满期待;第三通过课堂上展示给孩子们的高校图片,让孩子们对自己的未来产生憧憬,并在未来的日子里愿意为之努力。

真没想到,他的愿望是让世界没有疾病

下课铃声响,杨婷老师和几位同学聊了聊关于梦想、生活、愿望的话题,孩子们的回答也一次次让我们惊讶。我们选取了一些,现在想请你一起看看。

01,@银展灯 五年级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绘画师,可以把那些不能摘的漂亮花朵,画下来。

Q: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想成为一名绘画师,我们这里有很多漂亮的花,我都很喜欢,但是我不能把他们都摘下来,所以我希望能把他们都画在本子上,以后我考上大学也能一直带着它们。

Q:大学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

那里有我们这看不到的书。

Q:你有什么愿望?

我想好好读书,以后父母可以不用外出打工,可以好好照顾他们。

Q:上一次见到爸妈是什么时候?

去年九月份。

02,白博文 四年级

我想发明一个全自动的机器,可以插秧、炒菜、做作业。

Q: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以后我想去清华大学读书,然后当一个发明家,发明全自动的机器,可以自动插秧、炒菜、做作业,让爷爷奶奶和我都不用这么累!

Q:去过最远的地方?

澳门赌场官网黄金城|澳门赌场官网黄金城|广州,去爸爸妈妈工作的地方,在那里我看到了大海。

Q:上一次见到爸妈是什么时候?

过年的时候,回来给我带了好多礼物。

03,银元祥,四年级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的疾病都消失。

Q: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长大,我想去北京大学读书,因为手机里说,北大的女生比男生多很多,这样我也会比较受欢迎吧。如果没考上大学,我希望自己可以找一个不用像爸妈那么累的工作,赚钱养家。照顾他们。

Q:什么是不那么累的工作?

妈妈说不吃学习的苦,就得吃工作的苦,我觉得律师就是不那么累的工作,还可以帮助那些被误会的人。

Q:你有什么愿望?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的疾病都消失。

04,@银飘雪,5年级

如果灰姑娘的爸爸不外出,她是不是可以很幸福的生活,不被欺负

Q:长大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长大想成为服装设计师,推广我们苗族服装。

Q:去过最远的地方?

小时候陪爸爸去从江县城看病,那里有很多高楼大厦。

Q:最近在读的一本书,有什么感想?

我最近在读格林童话,印象最深的是灰姑娘的故事,我想如果她的爸爸没有出门,她是不是可以不被欺负,一直幸福下去?

“云”出大山

很多人,对于乡村小学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些破旧的教学楼和一下雨就会泥泞不堪的操场。当我们跟随“一起云支教”的步伐,走进山里,走近孩子。我们发现,孩子们更需要能够指引他们向上生长的力量。这种力量是目标,让他们知道应该如何努力;这种力量是优质的教学资源,我们可以通过科技的力量帮助这里的孩子接触、享受。

从2021年初开始,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联合一起教育科技发起的“一起云支教”就不断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推动项目的落地执行,贵州省黔东南州从江县部分中小学已经成为“一起云支教”首批试点。

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基金管理部副主任刘潇骁说,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长期以来聚焦青少年的发展,随着国家脱贫攻坚的结束,在乡村振兴的阶段,我们通过调研发现,很多学校更需要的是软件的迭代优化。我们通过引入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高校的大学生资源,将城市与乡村对接起来,科技赋能教育,从阅读开始发力再拓展到暑期支教等实践环节,实现了在云端一对一结对帮扶。